以下文章來自於耕心雜誌

淚中的微笑

        洪姊妹成長於小康家庭,在阿姨的帶領下全家都信主耶穌。夫家則未信主耶穌,由於她孝順、謙卑、有愛心,夫家親人都非常疼愛她。夫妻倆在同一間公司上班,同進同出,兩人育有一女。

        三年多前,未滿五十歲的洪姊妹在一次公司安排的健檢中,意外發現肺部病變,經診斷為肺腺癌第四期。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使她措手不及,沒有相關病史、菸酒不沾,怎麼會這樣呢?在傷痛、無助中,家人親友、教會牧者與弟兄姊妹同心為她禱告,願上帝的醫治與憐憫臨到。

        當健檢結果發現異樣,嘉義的醫院判定是肺腺癌末期時,就希望她盡快轉院。在轉院尋找醫治的過程中,診斷過的醫師都表示,右肺左肺都有腫瘤,若進行手術,恐怕身體承受不了,效果也有限。

        就在慌亂中,一對醫生夫妻不只關心她,為她禱告,在他們的引薦之下,一位台北教學醫院的肺腺癌醫師願意治療她。醫生夫妻親自送她北上就醫,醫生娘還留下來陪她做完檢查、接受大手術,整夜陪在旁邊握住她的手不停禱告,求上帝幫助她。直到家人接手照顧工作,醫生娘才安心回嘉義。

        醫生夫妻的幫助,是上帝特殊的安排。多年前女兒年幼時,洪姊妹帶她到音樂班上課,在那裡認識了醫生娘,以後經常有來往。醫生娘待人熱誠,使洪姊妹更親近上帝。此次醫生夫妻的友誼相助,彰顯弟兄姊妹之愛的珍貴。
        由於肺腺癌較難早期發現,存活率通常偏低,多位地方上的醫生都不看好她的病情,但上帝使她活下來了。三年裡,她回診、化療,在免疫療法也花了不少錢,甚至有人介紹她前往日本最先進醫院,進行重粒子線放射治療,一次療程費用大約新台幣一七○萬元。婆婆、丈夫、父母、兄弟都鼓勵她前往,不用煩惱錢的問題,讓她感動流淚。二○一六年十一月,女兒陪她前往日本,找到醫院及主治醫師。但是經過一週的檢驗,醫生認為她的病情並不適合這種特別的治療,母女只好搭機返回台灣。

        在回嘉義的車上,她馬上打電話告訴我這個消息,我一聽到日本醫生沒幫她做治療,心中不捨,有點說不出話來,不知要如何安慰她才好,沒想到她反而鎮定安慰我:「牧師,不要緊,上帝會有方法的!」我聽到她如此堅定積極的回應,多麼可貴,真如聖經所說:「要常常喜樂,常常禱告,在任何環境中都要感謝。」(聖經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6~18節)我身為牧者,經常關懷人,如今反而被她鼓勵與安慰!她還提醒我要注意身體健康,我微笑帶著感恩的淚水,不住地點頭說:「好,好,謝謝。」

        三年多以來,那位醫生娘以及傳福音給她的阿姨,仍持續用禱告包圍她。母親也就近煮魚湯增補她的體力,九十歲的婆婆也常過來同住陪伴她。先生內心的憂慮、喪志,反而都是她在安撫。

        她真是太不簡單的奇女子,雖經多次開刀、化療、南北奔波就醫,但因信靠上帝,仍精神奕奕、樂觀、親切,看起來就像陽光少婦,現在還參加教會服事,參與聖歌隊及主日學的工作,是上帝差派到嘉義的天使。

        教會幾位年紀相仿的好姊妹,按月輪流請吃飯、陪她喝咖啡,我們夫妻倆也一起加入陪伴的行列。我特別印製包含48首福音短歌的《愛之歌》小詩歌本,送給她們每人一本,每次聚餐時一起唱詩讚美上帝。

        二○一七年十二月三日,我特別邀請她到我參與主持的電台來分享,本來有點擔心播音室冷氣太強,長達兩小時的節目,她體力負荷得了嗎?沒想到她中氣十足、聲調優美,分享她手術後四十天在病床上,痛到連禱告都沒力氣,卻含淚微笑感謝醫護人員、家人、教會弟兄姊妹、牧師與師母、那對醫生夫妻……的過程。

        她尤其感謝全能上帝的慈愛保守,使一個原本無望的病人,三年後還能活著見證祂的恩典。節目中,她還鼓勵肉體病痛、心靈憂傷的人都來親近耶穌,祂必賜下平安喜樂。節目播出後,感動了許多生病的聽眾,紛紛索取播音卡帶。衷心期望這淚中的微笑,能幫助許多在傷痛中的人。

作者◎湯孟宗(嘉義市)

更上層樓

      少子化衝擊下,學校大幅減班,造成教師職缺減少,許多學校產生「超額教師」的問題,連正式教師也面臨不知該何去何從的窘境。我在國中已服務十三年,竟也面臨這樣的危機。

      有一次跟同事聚餐閒談,得知她先生預備報考國中主任,以因應未來若是「被超額」,可以有較多「積分」選擇合適的學校。我心想,我也去試試看吧,或許考上主任會是我在工作上的轉機。這時剛好是報名截止的前一天,我決定馬上報考,參加甄選。

      從報名到參加甄選,時間不到一個月。許多年沒當過考生的我,當下真的覺得好緊張、好焦慮,幸好神為我預備許多生命中的貴人。

      學校的主任得知我要準備考試,立刻在當天幫我跟他校的主任借甄試相關書籍,我亦十分積極地主動拜訪這位主任,向他請益準備筆試及口試的要領。另外,校長也不時鼓勵並肯定我可以更上一層樓,服務更多人、拓展我的視野,於是更堅定了我考上的決心。

      我是職業婦女,在學校忙完工作後,回到家還要張羅晚餐、打理孩子的功課,可專心讀書的時間所剩無幾,幸好神為我預備了很貼心的外子及孩子,幫我多分擔一些家務,讓我吃完晚餐後,大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讀書。
     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,晚上讀書很容易精神不濟、效率不佳,因此調整成晚上十點就寢,隔天清晨五點至六點起床讀書。雖然我很盡力做我該做的事──努力讀書,但是每天的心情仍處於緊繃的狀態,常常起伏不定,時而平靜、時而焦慮。一切的擔心及沒自信,全都來自於筆試的申論題範圍無比廣泛,難以準備,而且我起步得太晚、步調緊湊,這種面對未知的不安全感深深壓制著我,令人無法喘息。

      很感謝神的是,妹妹跟我分享的「睡前禱告」,陪我度過無數緊張的時光,使我得以身心舒緩地進入夢鄉。在我心浮氣躁時,外子也一直用聖經的話來勉勵我,要我單單信靠上帝。我的教會剛好在推動小組讀書會,每兩個月輪流由一組分享見證,我很期待未來可以上台見證,分享這段心路歷程。

      考前最後三天,我才著手準備口試部分,在練習自我介紹時,學校另一位主任主動陪我模擬十多次的練習,並且用國文老師訓練朗讀選手的專業角度,給予我中肯建議及鼓勵,讓我的口語表達能力大幅提升。當天回到家吃完晚餐後,因過於緊張而不知該從何準備筆試,外子便幫我進行「模擬口試」。在緊鑼密鼓的反覆練習之下,我的口語表達愈來愈清晰。

      考試前一天,一位基督徒同事陪我一同禱告,她不斷讚美及感謝神。禱告結束後,她告訴我:「在祈禱時,彷彿看到妳的頭上戴著榮耀冠冕,天父爸爸牽著妳的手,帶妳進考場。」當下我聽了好感動,心中覺得好溫暖。

      考試當天,我的心情依然緊張、忐忑不安,因過度緊張而頻頻跑廁所,也沒胃口吃早餐。但出發前往考場前,我突然想到可以邀請全家人包圍著我,為我祈禱祝福,雖然是由我開口為自己禱告,但在禱告的過程中,卻能深深感受到天父的愛。我一邊祈禱,一邊感動流淚,心情因此大為舒坦,能從容應試。

       進入考場,首先進行的是一百五十分鐘的五題申論題筆試,雖然並不是每一題都有十足把握,但仍盡力作答。下午進行兩場口試,在進考場前,我就跟神禱告,將壓力交託給神,並謹記主任陪我練習口試時的提醒:「將口試委員當成是教育夥伴,妳是要跟他們分享妳的教育理念。」於是,我竟能有條不紊、從容不迫回答委員的問題,最後還得到他們的肯定。

      考試當天晚上就可以查詢成績,當我看到自己的筆試成績,頓時感受到心好暖,好像神的愛如一股熱流,澆灌著我的心。隔天放榜時,我竟然名列第三名!這真是超乎我的預期。我因此學習到,凡事應該努力而為,並要單單信靠神,禱告完就把事情交託給神,愛我們的天父會以祂的方式為我們成就。

      從開始準備考試到放榜,只有短短三個禮拜的時間,面對未知的前途,我是何等有限及軟弱,就像之前有位同事所說:「妳看起來那麼緊張……」是啊,一路上若不是靠著神和眾人的幫助與鼓勵,我根本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完成這件事。

      謝謝神的帶領,使我在教學工作更上一層樓,使我有機會透過教育理念來服務更多人;也希望大家在努力不懈與全然信靠上帝的過程中,一起經歷天父的慈愛。

作者◎葉怡伶(彰化大村)


新的夢想

        我的父母是基督徒,相信上帝的大能,即使被醫生宣告不孕,仍誠心禱告。我的出生即彰顯了上帝愛的奇蹟,是一份「禮物」,這正是我名字的由來。

        但是,對高中二年級以前的我來說,上帝只是我父母的神,和其他同儕相比,我只是比較熟悉聖經、會禱告而已。真正認識我的人,就會知道我曾經歷夢想被摧毀的過程。

        從小我喜歡打棒球,小學前就常跟爸爸一起看中華職棒,入學後也常和同學到球場看球賽,甚至曾在幾萬人前面擔任季後賽的開場「小小主播」,認定十幾年後的我,一定會站在職棒投手丘上。然而,父母開始嚴格要求我的成績:「為什麼考這樣?」「怎麼名次又退步了?」「是不是都沒在唸書?」

        我真的很討厭讀書,卻更怕我的父母。國小中年級、高年級……我越來越常因成績被罵,每晚躲在被窩裡哭。五年級那年,我被選進合唱團,被推選為班長,仍擁抱著我的棒球夢,但父母叮嚀我:「絕對不能拖累成績。」我覺得壓力很大。我不喜歡讀書,我想要打棒球。那一年,我寫下人生第一封遺書,第一次想自殺。即使現在高二的我,正處在水深火熱的大學學測倒數中,依然認為當時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候。

        上了國中,課業壓力越來越大。父母要求我留校自習,每天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九點都待在學校,生活除了讀書,還是讀書。爸爸灌輸我「唯有讀書高」的觀念,也時常告誡我「不讀書的下場」。雖然我很討厭讀書,卻很會讀書,我不明白的是,讀書到底是為了什麼?為名?為利?讀書真的可能樂在其中嗎?難道是為了滿足父母的期待?後來,「符合父母的期待」變成我活著的動力。

        眼看著以前的同學一個個成為球隊主將,我低著頭繼續解數學聯立方程式。每個夜晚,鎖起房門獨自哭泣,覺得自己像被操控的機器人,體內雖有巨人般的夢想,卻被鋼鐵外殼關住了,迎合別人「應該讀書」的想法而讀。我也不問上帝「你在哪裡?」以為祂也希望我多讀書,然後回報祂。

        放學後,疲累的我從學校四樓俯瞰一樓堅硬的水泥地,心想「要是就這麼跳下去會如何?」最後,我不忍心破壞父母寄託在我身上的夢想,選擇不去聽自己的心聲,一天灌四杯咖啡,整個晚自習都在玩同學的平板電腦,回到家看小說到半夜三點,甚至常找A片來看,企圖麻痺自己,很害怕有一天真正的夢想會突然復活,違背所有愛我的人。

        我維持著很好的成績,考上第一志願的高中,上帝也一直調整我的心,祂讓我在教會遇見四個好朋友,從他們身上,我學習到如何樂在其中地讀書、不管成績如何都值得被愛、因為愛而活得有意義,以及勇敢追夢,嘗試與父母溝通。

        人生無法瞬間改變,但上帝的確透過這四個朋友一點一滴改變我的內心。在神飽滿的愛中,我經歷了成長,也學會如何靠著祂抵擋色情網站等誘惑,並在祂的愛中找到生命的意義,再也不會想自殺了。原來,勸一個人珍惜生命,最好的方法並不是光告訴他「很多人愛他」,而是讓他的心充滿上帝的愛到滿出來,自然就會打消傷害自己的念頭,甚至具備愛人的能力。

        於是,我有了一個新的夢想,把認識耶穌基督視為最重要的一件事,也學習去愛身邊每一個人,學習耶穌的樣式。我相信上帝會將最適合我的路指引給我,這不代表我會功成名就,但是我真正經歷過神的愛,知道祂愛我。

        我曾告訴父母以前想自殺的念頭,他們告訴我他們很愛我,願意讓我自己選擇未來的道路,但他們依舊十分要求我的課業,明示或暗示我該去讀書了。

        是不是所有的父母都這樣期待子女呢?現在的我已能體諒父母的成長背景,也正在學習如何愛他們;明白上帝深深愛著我之後,也學習身在任何處境下都愛祂。關於讀書的路,我就交在上帝手中;至於棒球夢,就算無法實現也沒關係,我把新夢想放在耶穌身上。

作者◎李務(台南市)


校園姊妹花

        去年六月我完成大學學業,回想起當初入學時,來到陌生的城市,這城市的步調快得讓我跟不上,就在忙著適應新環境時,學業壓力也來了,我不得不將自己逼緊一些,才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跟上大家的步伐。本來很不喜歡獨處的我,變得必須隨時一個人行動,這樣的大轉變讓我很慌亂。

        雖然經常一個人獨處,但我心裡其實很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注意,有時朋友或同學們在聊天時,我就會硬要插話引起旁人注意,或者當其他人要出去玩時,我也會想跟著去。一段時間之後,我發現過於強求或是依賴他人,對我和朋友、同學之間的關係是無益的,我變得不曉得如何與他人相處,也不願向任何人提起這樣的狀況。在那段日子裡,最先被我遺忘的就是上帝,我沒有向祂訴說心中的徬徨無助。

        一年之後,我和其他人的關係看似變緊密了,卻只是一種「順著大家的話去做」的假象,我過得並不快樂也很不真誠。直到有一天,我和班上一個同是基督徒的同學聊天,才發現彼此都處在不安定的狀態,時常不知怎麼面對人群,也忘了怎麼與上帝保持密切聯繫。我們聊著聊著,開始萌生共識──在學校舉辦小型學生團契,至少能讓我們在學校生活中不忘記上帝。當兩人繼續聊下去時,發現我們在不同的時間點認識了同一位教會的老師,而且都曾經從老師的口中聽說彼此。

        我們和老師組成三人小組,每週都在學校固定聚會,分享一週的生活並為對方代禱。一個多月後,小組增為五個人,老師把握時間分享上帝的信息給我們,提醒我們即使在繁忙校園生活中,上帝仍在我們身邊。

        經過這次事件,我才真正了解上帝無時無刻都在預備不同的驚喜,讓我們感受祂的同在。很感謝上帝在我徬徨、漂浮不定時為我放下船錨,用祂的話語安定我的心。耶穌說:「凡祈求的,就得著;尋找的,就尋見;叩門的,就給他開門。」(馬太福音7章8節)當我們真切尋求上帝時,祂的愛便會被我們找到。特別感謝上帝賜下姊妹情誼來祝福我。

作者◎林豔婷(桃園市)


向陽病房

        二○一二那年,我心中充滿初為人母的喜悅,但是看著孩子可愛的小臉,恐懼卻挾制了我的心,因為跟隨我多年的腫瘤再度復發了!儘管醫生建議不需開刀,定期追蹤、持續觀察即可,但這次定期檢查的結果卻像最後一根稻草,把我多年來的努力與勇敢全然壓倒,如果我的孩子沒有媽媽怎麼辦?如果我不能陪著我的先生、孩子與父母該怎麼辦?我的心情沉到谷底。

        大學同學凡絲常關心我,並在電話中為我禱告,我的心因此安穩下來,常在她的禱告中感動落淚。因為她的邀請,我踏進新生命教會,當天詩歌〈避難所〉的歌詞讓我淚如雨下:「你擁抱著我,溫暖安慰我,無論何時都張開你的手。在患難之中,你為我承擔……」這位我不認識的上帝,居然清楚知道我的一切遭遇!

        那天聚會結束,我請凡絲帶我去買聖經,我跟上帝禱告:「我想更認識你!但是我還要照顧一歲多的孩子,請為我預備合適的教會。」祂真的為我成就了,就在離家五分鐘路程,我找到像家一樣溫暖的教會,並在二○一四年十一月二日受洗,歸入愛的大家庭。

        回想二○○四年,我因脊椎室管膜瘤經歷第一次手術,還是個廿三歲、將從大學畢業的年輕女孩,從來沒聽過這種病,醫生也無法解釋我生病的原因,只能說明這是一種脊椎神經續發性惡性腫瘤。我躺在病床上,內心充滿疑惑,我的課業、人生未來會怎樣?為什麼我會得這種病?

        住院的夜裡我常在惡夢中哭喊,心中充滿恐懼。來病房探訪的基督徒姊妹想為我禱告,被我拒絕了,心想我的人生已夠混亂了,不要打擾病痛中的我。這位姊妹接連好幾天來病房門口陪媽媽聊天,告訴媽媽十樓有禱告室,可以上樓走走。
        出院後的我只能憑著意志力度過,想要靠坊間各種健康飲食療法、運動來戰勝病魔。看見自己的女兒受苦,親愛的媽媽只能安慰我:「人生茫茫,過一天算一天。」我暗暗要求自己要勇敢,把一切的恐懼全都埋進心底,以免家人擔心。二○○九年,我又接受第二次切除手術,繼續在勇敢與害怕的邊緣掙扎。

        二○一二年那次定期檢查後,我的身體狀況一直處在「留校察看」狀態。認識耶穌之後,我學習在困境中倚靠祂,也相信祂會帶領我度過接下來的日子。二○一六年底,經檢查腫瘤有些長大,醫生建議我可考慮動手術切除或一年後再繼續追蹤,於是每天晚上我都和先生一起禱告,求祂帶領我們的腳步,那時讀聖經時我常讀到關於「等候」的經文,直到去年五月,我較常讀到關於「剛強壯膽」的經文,身體也開始出現不適。

        我禱告:「上帝,幫助我更相信你,請賜給我平靜安穩的心。如果應該回醫院處理脊椎腫瘤,請給我一個確據。」我順手翻了手邊的書《明白耶穌的比喻》,看到一段文字:「在我完成這本書的時候,上帝以祂的恩典帶領我們走過了苦難,因為我的妻子接受了癌症的治療手術。上帝知道我們的需要,再次向我們彰顯了祂奇妙的恩典。」當下我感謝上帝真實又直接地回應了我的禱告。

        這一次我懷著平安的心情,在去年七月中重回台大醫院,接受第三次手術治療。手術前一晚,我走進十樓的禱告室,在十字架前感謝天父把我帶回愛的大家庭,賜我平安的心。

        回想這次手術,我在六月初才回醫院討論是否動手術,接下來一個半月內順利完成核磁共振攝影檢查、住院與手術等流程,所住的還是靠窗戶、視野極佳的健保雙人房,同病房的阿姨一家人都是基督徒,而且手術當天我被排在第二台刀,第一台刀的病友也是基督徒,彼此有共同的朋友,手術前的早上我們為彼此禱告,術後又一起參加禱告室的愛心晚會,有詩歌、禱告與見證分享,剛好補足住院期間週日無法去教會的遺憾。

        我最放心不下的是術後恢復期間,兩個孩子的日常照顧,奇妙的是,在我接到電話通知準備入院時,教會好姊妹告訴我,她的單車環島行程會比預定日期提早完成,可以無縫接軌幫我照顧兩個孩子。這些巧妙的安排,只有上帝大能的手才做得到。

        我感謝上帝透過腫瘤復發,讓我看見自己的驕傲與軟弱,更讓我因為生病而接受耶穌的好消息。現在回想,上帝早就預備了許多機會讓我認識祂,但內心堅硬的我總是斷然拒絕祂的邀請。認識耶穌的這幾年,我學習把生活中的壓力、擔憂,在禱告中交託給神,也學習謙卑,更深刻體會人生沒有永遠的平順,但只要倚靠耶穌,不論處境如何,我仍可以有平安的心、永恆的盼望。

        目前我的身體還在復健階段,左腳仍有麻感,行走能力有待復原,但都不影響我對上帝的信心,因為認識耶穌,心裡就有平安,誠如聖經詩篇23篇4節:「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你與我同在;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」感謝耶穌帶領我走出生命的低谷,感謝耶穌成為我的避難所,祂是我平安喜樂的來源。

2018年2月18、25日


泰北志工行

        我目前是高中生,幾年前隨著爸爸到上海讀書,因為生活環境、口音不同,同學常對我冷嘲熱諷,我很想逃避。每天呼吸著那冷酷無情的空氣,我終於承受不住了,閉門把自己關起來,躲在充滿淚漬的棉被裡。

        一天又一天,煩惱使我無法入睡,直到某一天,媽媽突然問我,要不要去參加一個聚會?我沒多想就答應了。到了聚會的地方,我才發現那裡是一個教會。那晚真是個奇妙的聚會,我感覺神好像就出現在我面前,聽我訴說那些痛苦的過去。

        在高一升高二的暑假,我決定隨教會一起到泰國北部的清萊參與國際志工短宣隊。在出發一年前計畫著這趟旅程,行前也進行了多次準備工作,每一次都帶給我不一樣的感受。第一次是學習簡單的泰語對話,剛開始學真的很難,感到有點挫折卻不失有趣,畢竟學新語言是需要時間的;第二次,我們從牧師那裡了解到當地的文化、人民的生活作息;第三次,我們學習把自我的想法放下,單單交託給上帝,因為知道神引領我們去參與服務,就是要去傳揚祂的道。

        清萊住著許多泰國原住民,經營著自己的農園、咖啡事業。然而,這次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從緬甸遷移到泰國的阿卡部落(Akha),我們要拜訪的阿卡族人基本上都是基督徒,而全泰國的基督徒比例其實不到1%。阿卡部落的人都非常熱情地招待我們,好像是對待自己人一樣,總是拿出最好的東西來迎接我們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是泰國的母親節,我們一群人去教堂做禮拜,當地的孩子獻唱詩歌時,我看到他們的淚珠不斷地湧出來。詢問泰國當地輔導,他說這首歌是在說:「阿卡族的孩子從小就不常有母親的陪伴,因為母親出去外地工作,一年只回家一兩次。」此刻的我,才知這裡的孩子如此堅強!他們平均年齡小我們三、四歲,卻獨自面對所有的挑戰,我不禁潸然淚下。會後我們擁抱了那群孩子,他們泛著淚光的眼睛彷彿在哭訴著這些年的辛苦和感動。

        每天睡覺前,短宣隊都會有小組聚會時間,每個人都可以分享當天感動的事情。某一天晚上,正當大家很開心地分享,卻一直被團隊中的國中生小明(化名)打斷,他不但不分享,而且不尊重他人的分享,彷彿這個地方是由他做主一樣。

        小明令輔導們非常頭痛,而我們在同個寢室,每天都要忍受他的冷嘲熱諷以及不尊重。不過,我只把他當作一個不懂事的小孩看待,一直容忍他。隔天的行程是去小學教中文,那裡的小孩都很可愛也很好學,當小明自我介紹後,孩子們都在笑,這時他的怒火就湧上來,罵著髒話還比手畫腳。我把他拉到外面,對他說:「他們是比你年紀小的孩子,他們在笑,你當然有權利不開心,不過你可不要把這裡當作自己家!要尊重別人。」當天晚上,看到書中有一句話:「不要強壓自己的價值觀在別人身上」,我自己也冷靜下來。

        聖經羅馬書8章28節:「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。」神呼召我去泰北服務,在泰北擔任國際志工的這趟旅途中,我學到了很多,過程中有喜、怒、哀、樂,都是經驗的學習,學習如何跨語言溝通、學習如何尊重他人、如何帶給他人快樂。看起來好像是我們在幫助他們,但其實是他們在影響著我們。這一趟旅程中,我們做到了「放下自我的設限,去理解那陌生的國度」,實在是受益良多。

作者☉Hom(桃園龜山)2018年1月21日


敞開的心

      我是一名報社記者,採訪的內容很廣,小到路邊的小花野草,大到建設、食安、民生等相關議題,接觸的人也不少,從社會邊緣的弱勢到光鮮亮麗的政治人物都有,一天當中,可從鄉間農田踏到城市飯店,每天開著車子到處找新聞,工作內容好似在遊山玩水、交朋友。

      當然,記者的工作也有很多辛苦的地方,例如大家放颱風假時,我們就越往危險的地方踏;發生火災時,大家忙著逃生,我們卻是一聽到消息就趕往火場,深怕火滅了沒拍到照片,或是新聞寫得比別人慢。

      很多人說,這是一份壓力很大的工作。沒錯,確實並不輕鬆,我也經常感到沮喪,但是每天採訪中接觸的人事物,都讓我看見「上帝與我們同在」,在自然生態中,有祂創造的奧妙;祂賜下的智慧讓人有特別的發明、新的創意解決問題;在需要幫助的弱勢團體中,可以看見祂的憐憫與慈愛;在被警察繩之以法的嫌犯身上,也可以看見祂的公義。

      在工作中,我常因各行各業辛苦堅守崗位的基督徒,而受到激勵,上帝也透過採訪,提醒我如何與祂建立更好的關係。有一次,採訪一位收納達人,讓我非常興奮,因為從小我就是個不太會整理的人,直到現在,汽車是我最重要的生活空間,跑新聞沒空吃飯,就帶食物上車,等停紅燈時再吃,垃圾就丟進後座的垃圾桶。而不同場合需要穿不同的鞋,所以車上到處都有鞋,還有一堆受訪單位給的新聞稿和不太實用的紀念品,一上車我就全部丟進去,再趕下一場。

      每當有人要坐我的車時,我就趕緊把後座的東西全塞進後車廂,空出座位。久而久之,我就有一個見不得人的後車廂,「垃圾們」天天跟著我遊山玩水。

      那天一踏進收納達人家採訪,我感到非常享受,因為實在好乾淨。她示範了幾招收納撇步,突然轉頭對我說:「我去妳家,幫妳規劃吧!」我說:「沒關係,我現在是租屋,等換大一點的房子再麻煩妳。」剎那間,我想到我淒慘的後車廂,就不好意思地小聲問:「如果是後車廂可以嗎?」她說:「當然沒問題呀!」採訪結束時,她興奮地對我說:「走!我們去看看妳的後車廂!」頓時我覺得更丟臉。

      我們兩人一起走到車子旁邊,我又向她重申了一次:「我的後車廂真的很亂喔……」她說:「沒關係,打開來吧!」
我深深吸了一口氣,鼓起勇氣把鑰匙一扭,伸手掀開後車蓋,突然間,羞恥與丟臉的感受都消失了。收納達人耐心指導我,先把紙袋拿出來,接著要我把「垃圾」交給她,再分出「可捐出的物品」及「要留下來的東西」。最後要留下來的東西剩不到原本的一半,她建議我用收納籃把空間區隔好,就可以保持整齊。當時已是深夜十二點,我迫不及待到廿四小時營業的五金行,買了兩個籃子把餘剩的東西整理好,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。

      開車途中,我突然想起掀開後車蓋的感受,發現這是天父的邀請:孩子,把妳的心打開吧!」「不行,裡面很亂,很丟臉,你一定不喜歡的!」「孩子,沒關係,我會陪妳把它們弄好。」「好吧!」

      於是,我打開了我的心,天父溫柔地說:「妳看,這些垃圾用不到了,放心交給我吧!不用怕!這些是妳可以和別人分享的,不要吝惜分享;另外這些是妳要好好留著的,未來能派上用場,但是,要擺好才能在需要時找得到!」

      頓時,我覺得心裡好輕鬆。回想過去,實在覺得不願意打開「後車廂」而和天父僵持的自己,太辛苦了。只要願意嘗試放開,窘境與不堪在第一時間就能被天父的愛接納,內心也能在整頓後,迎來改變及一股重新出發的力量。

作者◎黃文瑜(台南市)2018年1月14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