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文章來自於耕心雜誌

星‧緊緊相繫

        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小孩,自從三歲起,爸爸就獨力扶養我、哥哥及妹妹,他不僅背負整個家的經濟重擔,還有教養子女的責任,一個人辛苦地撐起這些重擔,真的很沉重、很辛酸。

        高三那年,爸爸的手掌不小心在工作中被銳利的鐮刀砍傷,傷口很深,不僅無法工作還必須住院一個月治療,而他存款簿的積蓄早已所剩無幾,加上我及妹妹的教育費有立即的需要,在住院的某一晚,爸爸突然說要向醫院請假去找工作的老闆。

        於是,爸爸向親戚借了車,載著我一同前往。雖然他嘴上沒說要去找老闆預支薪水,但其實我都知道。那天,看著他的背影我好心疼,即便有巨大的經濟壓力壓著他、即使身體如此脆弱,但他無怨無悔的扛起責任,沒有任何怨言,至今令我印象深刻。

        家中除了經濟拮据外,爸爸又必須肩負母職,在雙重的疲勞轟炸下,使他透過飲酒來抒發心裡暗藏的無奈與疲憊。對於他常態性的飲酒,我們這些兒女們從盯著、勸著、看著,漸漸感到無力,甚至厭煩。

        去年十一月,爸爸的舌頭側邊長了一大塊白斑,檢查結果是罹患舌癌第三期,當聽到醫生宣判時,我猶如晴天霹靂,多年來我所依靠的守護山竟然要崩裂了!我開始懼怕爸爸的病情是否加劇,同時也將一股負面怨念投向他,憤恨他為什麼總是用如此愚蠢的方法來宣洩壓力?為什麼如此殘害自己的身體?為什麼不早點聽勸告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?

        一連兩週,家中因等待父親住院的消息而瀰漫低迷的氣氛,而我總是挾帶著氣憤和難過的情緒,氣上天為什麼選擇父親,那股力不從心和忿恨不平的怨氣,像被惡靈驅使般無從釋懷,而且從爸爸發病至今,我氣到對他幾乎不發一語。然而,即便如此,我還是嘗試著對天祈禱。

        某一天下班的午後,熱鬧的街上人來人往川流不息,我卻躲在車裡聽著廣播中的音樂,突然間,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軟弱,淚流滿面的將積壓已久的悲傷傾洩出來,我對著懸掛在後照鏡下的十字架深深祈禱,卑微的渴求天父移除爸爸所受的病痛,也將我所有的怨恨全部移除。

        當晚,當我又收到妹妹傳來父親病況的訊息時,悲痛的情緒又再次席捲我心。記得那晚的夜好長,漫長而寧靜的夜漸漸包覆我難以訴說的苦痛,當我從原本悲痛不已的情緒逐漸冷靜後,抬頭一望,發現天上的星星格外閃爍,那一刻我的心彷彿被星光安慰著,深深領悟到耶穌告訴我:天地依然在,是悲是喜一念間,不要怕。我將雙手緊扣祈禱著:「願神賜給我堅強的心面對父親的病情,也願神打開我與父親的心結,讓我們一家同心作戰,面對任何困難。」

        於是,我開始尋找有關舌癌的照護資訊,希望能幫助父親努力抗癌,我也不再糾結「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局?」而是勇敢面對問題,找尋解決辦法。好幾次陪父親到醫院檢查和住院,即使父親被病痛折磨得不舒服,臉上還是展露著愉悅之情,我想上帝讓我明白了某些事─祂將我跟爸爸的心拉得更近了。

        我開始會跟爸爸分享未來的規劃,也會提醒他多吃一些營養食品,有時甚至會靠在他身旁對他撒嬌;最神奇的是,有些父女間隱藏已久的內心話,越來越可以自然表達了。

        爸爸發病至今已四、五個月了,這次的發病讓我體悟到這些年他真的辛苦了,而我卻常常忽略他內心的寂寞。此時此刻,我與父親的心再次聯繫,我們的愛會一直延續,如同上帝賜予我們的愛一樣,滿溢不盡。◎  作者:王巧玲(花蓮瑞穗)2017年6月25日


大姊當家

         前些日子,年邁的婆婆在家跌倒,原本手腳就無力的她,經過這場意外,身體狀況更是雪上加霜,如今只能全身癱瘓在床,需要有人廿四小時陪伴照顧。曾有人感嘆過,只要家中一名成員罹患重病,對任何家庭而言都是場極大的耐力賽;對我們家來說,更是陷入「雞飛狗跳」的水深火熱中。
         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貼心懂事的女兒自告奮勇承擔起照顧奶奶的重責大任,但經過兩個月,在外籍看護無法順利入境台灣的空窗期,加上又逢女兒上學之日,我只好請求從事看護工作的大姊來幫忙。沒想到,從原本預計請大姊幫忙照顧婆婆一個星期,到最後是整整五十天之久。這五十天,是我們姊妹五十多年來,最親密的時刻,這段日子不僅拉近了我跟大姊間的距離,也融化我內心長久以來對她的誤解,讓我重新認識了她。
         回想第一天大姊與我們全家一起吃飯時,她還帶著陌生、極不習慣的距離感,經過日復一日跟我們的相處互動後,她變得自在的與全家成員互相關心,並且也很享受我們全家在飯前的謝飯禱告。
        有一次,我們並肩看電視,身旁的大姊突然冒出一席話:「老三啊,我們做姊妹已經五十幾年了,這次好像是我們相處最久、住在一起最長的時候。」我笑笑的回應:「對啊,妳結婚的時候,我才十幾歲呢,跟妳相處的印象真的很模糊……」
         回想小時候的大姊,是位脾氣不好、愛揍人又貪玩的女孩。印象中,我總覺得她不是那麼愛我、照顧我,當時好希望她能扛起作為大姊的責任,多多愛護疼惜我這位妹妹;所以,我就在心底許下一個願望,希望自己能擁有一位像別人家一樣的好姊姊。
         然而,這五十幾天的相處,才知道自己錯怪了大姊好多年。幾次夜晚我們並肩躺臥在床邊,從南到北的閒聊,她娓娓道出自己從小受到的無數委屈和心酸,畢竟,當時的我年紀太小,不僅無法當她的垃圾桶聽她傾訴,也無法幫助她走過任何困難。
         在誤會一一解開後,我真的感受到有「大姊當家」的幸福。每天起床,我不再跟著時間賽跑、不再從下班後的戰場轉戰廚房的火場、不再慌亂煮完飯後追著垃圾車奔跑、不用再每天面對一大堆未洗及未燙的衣服、不用再每晚狼狽的累到「不知今夕是何夕」,而是一回到家就有熱騰騰、香噴噴的飯菜可以吃,還可以跟孩子一同享受和樂融融的餐桌時光。
         過去的我,為了家庭、婆婆、兩個孩子、外子,必須不斷的犧牲、付出,還得承擔沉重的家庭責任,有時一連四個禮拜都無法到教會做禮拜,無法靜下心好好休息,只能透過在房間裡痛哭來舔拭自己憂傷的心;但大姊的到來,不僅幫助我處理家裡許多雜事,還能讓我安心出門參加禱告會、主日聚會;不同於過去奔波忙碌的日子,現在的我終於有喘息的機會,我也終於感覺到自己不再被世界排除在外,不再負面地認為自己存在的價值,就是不停地做家事、不停地付出……
         有一晚,正當我要去教會參加禱告會的路上,神透過內心的感動告訴我:「妳從小要的大姊,我其實早就賞賜給妳了!」是啊,主耶穌早已顧念我心中那微小的願望,讓我擁有一位疼愛我、照顧我的大姊,因為有她的陪伴,讓我們一家享受聊天說笑的喜樂,更在主裡經歷到神豐盛的賜與!◎  作者:呂美滿(台中沙鹿) 2017年6月18日


烘培信心

        我是來自南投縣的泰雅族人,記得十幾年前,我的人生沒有任何目標,不知道自己會什麼技能、能做什麼工作,在沒有自信的驅使下,懷著恐懼的心情過著每一天。回憶這段低潮,我的喜樂與平安全被恐懼奪走,日子一天過著一天,我嚴重到害怕明日太陽的升起,更憂慮自己未來該何去何從。於是,我將自己關起來不出門,日子久了,自閉、憂鬱綑綁著我,好險我還有唯一能傾訴滿腹恐懼的對象─耶穌。有一天,讀到        《標竿人生》裡的一段話:「自製的恐懼會攔阻神使用你。」這句話沉重的打中我心,令我震驚不已。長久以來,心中那份不安定的恐懼因子,不僅奪去我全部的生活,甚至有時讓我感覺快失去唯一的倚靠─耶穌。心想,我只剩下耶穌可傾聽內心的苦痛,若再失去祂,我什麼都沒有了……。 當下,我清楚知道,失去神是我今生最害怕的事,這個害怕勝過世上一切所有事,於是,我下定決心,是時候該勇敢走出恐懼窠臼了。
        第一步,我要求自己勇敢面對恐懼、離開自己躺臥已久的舒適圈,但我該去哪裡?要如何開始?這些問題一直充斥在腦海。後來,我想起自己曾有烘焙麵包的經驗,特別在製作麵包的過程中,我感到非常享受與喜樂,加上在台北生活的哥哥,有正常且穩定的教會生活,所以我用極短的時間調整自己,突破心中恐懼,背起行囊、離開故鄉,到台北當起學徒,走上烘焙麵包之路。
        到台北後,神給我兩個環境─職場和教會,讓我學習成長和突破;縱使對世界的恐懼仍存在,但我依然勇敢走進烘焙業,邊做邊學。曾從同事的耳語中聽見師傅們諷刺打賭說:「三個月內她一定會走人。」即便聽見師傅們的批評指教,我並沒有沮喪得想要離開,因為我知道,當我離開故鄉到烘焙業工作時,便下定決心要拚盡全力、毫不退縮,即使職場上會遇到種種困難,但這些困難根本比不上失去神的恐懼。之後,我發現自己在烘焙麵包的過程中,越做越好奇、越做越有想法,我像塊海綿般,積極的想吸收更多關於烘焙麵包的技術,也想觀摩坊間師傅們製作每個麵包背後的理念與想法。
        不知不覺的,我從一位被人看輕的學徒到成為餐廳後場主管,當年沒自信、沒技能的我,竟然也能在競爭激烈的烘焙業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真是萬般感謝神!
        後來,我的夢想更大了,因為雙親在家鄉種植茶葉,在與家人討論後,我和哥哥決定一起在台北永康商圈開店─雲山茶鄉,傳承父母親的名字,販賣部落在地特色食材、高山烏龍茶及我自製的手工麵包。雖然在經營上我們沒經驗,但在創業過程中,神一點一滴地將創意和想法加添給我們,特別的是,好多資源都是自己找上門,不僅上了新聞,連創業理念都被學校老師當做現成教學題材。
        若不是神的帶領,我一定還在原地裹足不前或更往後退。牧師曾教導我,將自己的恩賜才幹和神的呼召結合,運用在職場上就是「命定」,就是人一生的目標與方向!願每位曾陷在恐懼、害怕、沒自信的朋友們,不再畏懼未來的難關與方向,謙卑的順服主、倚靠主,你會找到自己的舞台,用心的向下扎根、努力的向上結果,當你發現自己對某件事情有熱情時,會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!◎ 作者:楊筱婷 2017年6月11日


高三的那場車禍

         我目前是服務於澎湖縣鳥嶼國中的校長。從小在傳統拜拜家庭長大,爺爺奶奶都很虔誠,奶奶每天誦經禮佛,爺爺則在廟裡擔任乩童翻譯,父母親也會帶我們到廟裡拜拜。可是我經常感受不到真平安,偶爾也會想,這些神明真的能保佑我們嗎?也不曉得人從哪裡來?將來要往何處去?只知道跟著拿香跟拜。
        高一下學期,因英語補習班老師是基督徒,在他的介紹和引導之下,我開始接觸基督信仰。
        我國小挺胖的,有雙下巴,國中也很自卑,因為體能及身材都不如人,所以在開始參與教會青年團契之後,感受被接納以及溫暖的包圍,教會充滿愛與真理的環境深深吸引著我,感覺人生可以有一個新的開始,因為聖經哥林多後書5章17節說:「若有人在基督裡,他就是新造的人,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。」
        高中時功課壓力很大,我的功課雖然不錯,卻不頂尖;在載浮載沉之中,不曉得為何需要這麼辛苦,甚至是痛苦。然而,上教會卻成為當時一件非常享受的事。
        逐漸地,我相信了基督信仰,盼望著可以受浸信主,但家裡反對,反對到一個地步;母親用悲情攻勢,半夜哭著跟我說,請我不要受洗,我答應了。我覺得自己很不孝,所以斷絕與教會的關聯,長達約一年多的時間。
        升高三時,我發生了一場車禍,也是人生一個重要的轉捩點。
        那一晚,我跟同學去唱KTV,未成年的我騎摩托車,因視線不明將一位拾荒老婦人撞飛了。當我驚覺自己闖了大禍時已經來不及,老婦人已倒在血泊中。雖然這件事已經過了將近二十年,至今回想,依然無法忘記那血、那微弱的聲音、那拾荒者身上的刺鼻臭味……。
        我扶起老婦人,接著對附近在觀看的住家大喊:「趕快報警!」警察及救護人員來了,我的家人也隨後趕到,但我只能無助地看著這一切。
        回家後,我好痛苦、好難過,突然想起我還有一位神,祂愛我,祂是我的避風港。於是我很誠心誠意地跪在地上禱告說:「上帝啊!請救救這位老奶奶,原諒我的過錯,我也願意負起一切的責任……」接著,神奇的事情發生了!這位老奶奶慢慢痊癒,對方也接受我們的和解,而我依然可以安心就學,準備升大學的推薦甄試。
        之後,我開始正視我的信仰,也真真實實地感受到,真的有一位神愛我、為我捨己,祂會引導我的一生。從此,我認真地禱告、讀《荒漠甘泉》,建立靈修生活。我感受到真正的平安,讀書時變得更專注及穩定,成績也越來越好,最後竟然考上台師大保送,而且是公費,還保障將來可以回澎湖服務!
      「受人點滴之恩,當湧泉以報」,我深深覺得如此。放榜後,我感恩莫名,覺得一定要回到教會,因此就開始到教會參加青年的聚會。父母慢慢看見我的轉變,上教會後只有變好,沒有變壞,且變得更孝順、更懂事,也覺得我長大了,應該放手讓我自由。甚至,有時候我禮拜天晚起床,母親還會吆喝我要去教會;周遭親友如果有特殊狀況,像憂鬱、犯錯,母親也會說,如果可以的話,請我帶他們去教會,應該會有幫助。
        就這樣,我在十八歲的聖誕節主日時受洗歸主。我在澎湖浸信會受浸,至今剛好滿二十年。在這二十年之中,天父上帝的慈愛、主耶穌基督的恩惠、聖靈的時刻感動都一直陪伴著我,無論就學、婚姻、工作、家庭、健康、生活,都一路引導、保護以及教導著我,我經歷上帝是一位真真實實的上帝。我真的要說:「認識耶穌,是我一生最大的祝福。」親愛的朋友,你要不要也來試試看呢?作者:藍淞地 2017年6月4日


七天的祝福

        從小在民間宗教信仰長大的我,每逢初一、十五、中元節等,家裡總是得拜拜。不幸的是,每逢家中拜拜之時,便是父母激烈吵架之日,他們的戰場從客廳延伸到廚房,總是伴隨著碗盤乒乓作響和激烈爭吵聲。其實,父母親爭吵的癥結點,只因父親嫌母親準備的供品不夠豐盛,無法取悅神明、得到祝福。但他們之間的戰火,讓還是小孩的我感到十分驚恐害怕。這不快樂的童年記憶,不僅傷害了我的心靈,也讓我對拜拜產生厭惡感,因此結婚後,我就與「拜拜」說「拜拜」了!
        當孩子青春期時,我在操煩著孩子的課業生活、家庭經濟等雙重壓力下,我的心生病了。焦躁、憂慮、苦毒等情緒總是占據我心,令我束手無策、欲哭無淚,我心沉悶得如一灘死水,每次走在路上,如同行屍走肉,覺得活著沒有任何意義。
         有一次,在路上遇見一位許久未見的好友,她頭戴著頭巾,一臉笑盈盈的迎向我。她告訴我,罹患肺腺癌末期的她,絲毫不懼怕自己的病情,因為有一群教會禱告網的朋友常為她禱告;即便每次得獨自到醫院接受治療,她仍在醫院或街頭發福音單張為主傳福音。於是,在她的邀請下,我也走進了教會。一進入教會,台上聖歌隊唱著優美的詩歌,我聽著聽著淚如泉湧,內心的苦毒如排山倒海般傾瀉而出,原來在這裡、就是這裡,我找到了內心渴慕已久的「平安」!
         前一陣子,在醫院當替代役的兒子,因遭逢兵變,再加上每天看著一個個生老病死的生命在他眼前消逝,內心悲傷的情緒無法宣洩,有一天他打電話回家說:「媽媽,妳快來醫院找我,我已經三天三夜不吃不睡,快撐不下去了,我無法執勤……」掛上電話,我隨手外衣一抓,急著搭計程車到他服役的醫院找他。遠遠地,看見兒子一臉憔悴、面色慘淡、身形消瘦的朝我走來,看得我心中一陣愀然。他帶我去見他的長官,要求長官准予他休假,長官也殷殷詢問:「是否不適應醫院環境?是否兵變……」兒子都三緘其口,長官見他一臉憂鬱,便給予兒子七天假期,讓他好好回家休息。
         返家後,兒子仍不言不語、飯茶不思,我心想他可能被醫院沉悶的氣氛震懾住了,於是,我靜下心懇切的向主禱告:「主啊,求救救我吧!我該怎麼救我的兒子?」心底隱隱約約聽見主對我說:「我的恩典夠妳用的!」忐忑不安的心瞬間得到安慰,心中直覺要帶兒子多接觸大自然,看看上帝創造的萬物。於是,我剛強壯膽決定陪伴兒子走出憂鬱低谷。
         這七天假期,我陪他到陽明山觀看藍天白雲、去福隆看精彩沙雕、去貓空俯瞰滿山遍野的綠樹、去看搞笑電影一解憂愁之苦,兒子的心情看起來輕鬆不少,但仍沉默不語。到了第七天,假期即將結束,那一天我們到海邊吹著海風,看著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我撿了顆石頭給兒子,請他把心中鬱悶藉著石頭拋向大海,就這樣丟、丟、丟,直到夕陽西下,彩霞滿天,突然間竟看見上帝彩虹印記掛在天際。
        當天,我看見上帝的應許掛在天空,兒子也終於展開笑容開口跟我說:「我又找回從前的我了。」我擁抱他,流下感恩的眼淚。陪伴兒子這七天,天氣溫和晴朗,而藉著上帝的愛,他重生了!聖經創世記中,神花了七天創造天地,兒子也在第七天重獲新生,再次印證主的恩典夠用,祂的愛與我們同在。作者:陳春梅(台北市)  2017年5月28日


 

在上海的台灣太太

       一對年輕夫婦,因著男主人工作的關係,從台灣被派往中國上海,攜家帶眷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異鄉。當年,他們帶著兩個幼嫩的孩子,一個兩歲、一個才六個月大,因此女主人Betty只得留守在家照顧小孩。
        他們在上海只住了一年,就搬到天津,然後又到了青島,遷徙的日子十足考驗了理家照料小孩的女主人。男主人少年得志,是公司的要人,因業務需要,交際應酬在所難免;相對之下,女主人每天忙碌於家事與孩子,幾乎成了黃臉婆,一向自信滿滿的她,在此光景下,不知不覺自憐自怨了起來。
        這時,有來自同鄉的基督徒朋友邀約Betty參加教會的婦女小組。Betty第一次參加聚會就感受到無比的安慰,聽到詩歌時,她不停地掉眼淚,甚至放聲哭了起來,不得不躲進洗手間嚎啕大哭一場才罷休。從此,每個禮拜三的婦女小組成為Betty最期待抒發心情的時光,也讓她很珍惜每次的聚會。
       小組聚會讓Betty能自在地釋放心裡的壓力,牧師傳講的信息也常打動她的心,讓她領受到耶穌的愛;而生活中困擾的人際關係,如婆媳問題及夫妻相處之道等,都可以在聖經裡找到答案。箴言的「論賢婦」,說到才德的婦女所做所為讓丈夫無後顧之憂;「路得記」記載婆媳之間的互相恩待,
處處為對方著想的愛心……,這些都令她羞愧自己的自私與不成熟。因耶穌改變了她的生命,她樂意接受這些教導,誠心誠意在主裡悔改。周而復始領受真理,慕道一年多後,Betty決定讓耶穌成為她一生的依靠,便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。
         Betty生命的轉折,先生都默默看在眼裡。有一天,先生對她說:「感謝妳對這個家庭的付出,感謝妳所信的耶穌,祂確實改變了妳,也改變了我們的家庭。」
         一次家庭聚會中,有位弟兄將要面對腦瘤手術,他希望在手術之前,他的太太能受洗成為基督徒,那麼無論他的手術成功與否,他將一無掛慮的接受上帝的旨意與安排。Betty認為這是個好時機,於是邀請先生也一同接受洗禮。沒想到先生欣然同意,非常疼愛孩子的先生甚至認為,他們家若只有夫妻兩人受洗,那孩子們怎麼辦?因此決定父子女三人一起接受洗禮,成為上帝的兒女。
         生命影響生命,一人得救,全家歸主,對Betty來說,上帝的話語真實的應證在她的家庭之中。
         全家歸主之後,去年,上帝帶領他們再次回到上海,這次,他們大方開放自己的家庭成為小組聚會的地點,先生也因職位升遷不再需要有太多的應酬,更不必再頻繁調動。不久之後,他們在上海順利購屋,有了安定住所。Betty說,回顧十二年來,雖然旅居異鄉,但有上帝的同在與陪伴,上帝賜福滿滿在他們的家庭,讓他們全家可以緊緊相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