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文章來自於耕心雜誌

泰北志工行

        我目前是高中生,幾年前隨著爸爸到上海讀書,因為生活環境、口音不同,同學常對我冷嘲熱諷,我很想逃避。每天呼吸著那冷酷無情的空氣,我終於承受不住了,閉門把自己關起來,躲在充滿淚漬的棉被裡。

        一天又一天,煩惱使我無法入睡,直到某一天,媽媽突然問我,要不要去參加一個聚會?我沒多想就答應了。到了聚會的地方,我才發現那裡是一個教會。那晚真是個奇妙的聚會,我感覺神好像就出現在我面前,聽我訴說那些痛苦的過去。

        在高一升高二的暑假,我決定隨教會一起到泰國北部的清萊參與國際志工短宣隊。在出發一年前計畫著這趟旅程,行前也進行了多次準備工作,每一次都帶給我不一樣的感受。第一次是學習簡單的泰語對話,剛開始學真的很難,感到有點挫折卻不失有趣,畢竟學新語言是需要時間的;第二次,我們從牧師那裡了解到當地的文化、人民的生活作息;第三次,我們學習把自我的想法放下,單單交託給上帝,因為知道神引領我們去參與服務,就是要去傳揚祂的道。

        清萊住著許多泰國原住民,經營著自己的農園、咖啡事業。然而,這次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從緬甸遷移到泰國的阿卡部落(Akha),我們要拜訪的阿卡族人基本上都是基督徒,而全泰國的基督徒比例其實不到1%。阿卡部落的人都非常熱情地招待我們,好像是對待自己人一樣,總是拿出最好的東西來迎接我們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是泰國的母親節,我們一群人去教堂做禮拜,當地的孩子獻唱詩歌時,我看到他們的淚珠不斷地湧出來。詢問泰國當地輔導,他說這首歌是在說:「阿卡族的孩子從小就不常有母親的陪伴,因為母親出去外地工作,一年只回家一兩次。」此刻的我,才知這裡的孩子如此堅強!他們平均年齡小我們三、四歲,卻獨自面對所有的挑戰,我不禁潸然淚下。會後我們擁抱了那群孩子,他們泛著淚光的眼睛彷彿在哭訴著這些年的辛苦和感動。

        每天睡覺前,短宣隊都會有小組聚會時間,每個人都可以分享當天感動的事情。某一天晚上,正當大家很開心地分享,卻一直被團隊中的國中生小明(化名)打斷,他不但不分享,而且不尊重他人的分享,彷彿這個地方是由他做主一樣。

        小明令輔導們非常頭痛,而我們在同個寢室,每天都要忍受他的冷嘲熱諷以及不尊重。不過,我只把他當作一個不懂事的小孩看待,一直容忍他。隔天的行程是去小學教中文,那裡的小孩都很可愛也很好學,當小明自我介紹後,孩子們都在笑,這時他的怒火就湧上來,罵著髒話還比手畫腳。我把他拉到外面,對他說:「他們是比你年紀小的孩子,他們在笑,你當然有權利不開心,不過你可不要把這裡當作自己家!要尊重別人。」當天晚上,看到書中有一句話:「不要強壓自己的價值觀在別人身上」,我自己也冷靜下來。

        聖經羅馬書8章28節:「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。」神呼召我去泰北服務,在泰北擔任國際志工的這趟旅途中,我學到了很多,過程中有喜、怒、哀、樂,都是經驗的學習,學習如何跨語言溝通、學習如何尊重他人、如何帶給他人快樂。看起來好像是我們在幫助他們,但其實是他們在影響著我們。這一趟旅程中,我們做到了「放下自我的設限,去理解那陌生的國度」,實在是受益良多。

作者☉Hom(桃園龜山)2018年1月21日


敞開的心

      我是一名報社記者,採訪的內容很廣,小到路邊的小花野草,大到建設、食安、民生等相關議題,接觸的人也不少,從社會邊緣的弱勢到光鮮亮麗的政治人物都有,一天當中,可從鄉間農田踏到城市飯店,每天開著車子到處找新聞,工作內容好似在遊山玩水、交朋友。

      當然,記者的工作也有很多辛苦的地方,例如大家放颱風假時,我們就越往危險的地方踏;發生火災時,大家忙著逃生,我們卻是一聽到消息就趕往火場,深怕火滅了沒拍到照片,或是新聞寫得比別人慢。

      很多人說,這是一份壓力很大的工作。沒錯,確實並不輕鬆,我也經常感到沮喪,但是每天採訪中接觸的人事物,都讓我看見「上帝與我們同在」,在自然生態中,有祂創造的奧妙;祂賜下的智慧讓人有特別的發明、新的創意解決問題;在需要幫助的弱勢團體中,可以看見祂的憐憫與慈愛;在被警察繩之以法的嫌犯身上,也可以看見祂的公義。

      在工作中,我常因各行各業辛苦堅守崗位的基督徒,而受到激勵,上帝也透過採訪,提醒我如何與祂建立更好的關係。有一次,採訪一位收納達人,讓我非常興奮,因為從小我就是個不太會整理的人,直到現在,汽車是我最重要的生活空間,跑新聞沒空吃飯,就帶食物上車,等停紅燈時再吃,垃圾就丟進後座的垃圾桶。而不同場合需要穿不同的鞋,所以車上到處都有鞋,還有一堆受訪單位給的新聞稿和不太實用的紀念品,一上車我就全部丟進去,再趕下一場。

      每當有人要坐我的車時,我就趕緊把後座的東西全塞進後車廂,空出座位。久而久之,我就有一個見不得人的後車廂,「垃圾們」天天跟著我遊山玩水。

      那天一踏進收納達人家採訪,我感到非常享受,因為實在好乾淨。她示範了幾招收納撇步,突然轉頭對我說:「我去妳家,幫妳規劃吧!」我說:「沒關係,我現在是租屋,等換大一點的房子再麻煩妳。」剎那間,我想到我淒慘的後車廂,就不好意思地小聲問:「如果是後車廂可以嗎?」她說:「當然沒問題呀!」採訪結束時,她興奮地對我說:「走!我們去看看妳的後車廂!」頓時我覺得更丟臉。

      我們兩人一起走到車子旁邊,我又向她重申了一次:「我的後車廂真的很亂喔……」她說:「沒關係,打開來吧!」
我深深吸了一口氣,鼓起勇氣把鑰匙一扭,伸手掀開後車蓋,突然間,羞恥與丟臉的感受都消失了。收納達人耐心指導我,先把紙袋拿出來,接著要我把「垃圾」交給她,再分出「可捐出的物品」及「要留下來的東西」。最後要留下來的東西剩不到原本的一半,她建議我用收納籃把空間區隔好,就可以保持整齊。當時已是深夜十二點,我迫不及待到廿四小時營業的五金行,買了兩個籃子把餘剩的東西整理好,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。

      開車途中,我突然想起掀開後車蓋的感受,發現這是天父的邀請:孩子,把妳的心打開吧!」「不行,裡面很亂,很丟臉,你一定不喜歡的!」「孩子,沒關係,我會陪妳把它們弄好。」「好吧!」

      於是,我打開了我的心,天父溫柔地說:「妳看,這些垃圾用不到了,放心交給我吧!不用怕!這些是妳可以和別人分享的,不要吝惜分享;另外這些是妳要好好留著的,未來能派上用場,但是,要擺好才能在需要時找得到!」

      頓時,我覺得心裡好輕鬆。回想過去,實在覺得不願意打開「後車廂」而和天父僵持的自己,太辛苦了。只要願意嘗試放開,窘境與不堪在第一時間就能被天父的愛接納,內心也能在整頓後,迎來改變及一股重新出發的力量。

作者◎黃文瑜(台南市)2018年1月14日